365bet体育在线投注_mobile.365-848.com-365bet官网手机版
做最好的网站

言过其实IBM夸大了沃森健康的AI承诺?

2019-07-04 16:38 来源:未知

  最近几周,IBM改变了其沃森健康部门的领导地位,并宣布了一项新的部署业务战略,该战略依赖于混合云,而不仅仅只是公有云或私有云模式。

  在过去一年中,沃森健康,特别是其中的沃森肿瘤(Oncology)受到了很大的批评,因为它的实际表现并没达到预期,甚至还给医生提供了错误的医疗建议。(注:沃森肿瘤是IBM的商业认知计算云平台,它旨在通过分析大量的患者医疗数据以发表医学研究并为医生提供癌症治疗方案建议。)

  Laura Craft,Gartner的医疗战略研究VP认为,IBM的认知计算部门在最近的第三季度表现不佳, 而且“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健康部门引起。”

  今年7月,医疗健康媒体STAT发表的一篇报告声称,据“IBM的内部文件”所示,尽管IBM正极力推广它的AI技术,但是沃森超级计算机经常给出错误的癌症的治疗建议,同时公司医疗专家和客户也确认出了“多个不安全和不正确治疗建议的例子”。

  STAT引用了它于2016年从IBM沃森健康副首席健康官那里获得的几份幻灯片文件,这些文件将主要原因归咎于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MSKCC)的IBM工程师和员工对沃森的训练问题。

  另外,《华尔街日报》上的另一篇文章认为,沃森健康在将AI引入到健康医疗方面没有取得进展。

  面对负面报道,IBM也做出了自己的回应,今年8月, John Kelly (时任IBM认知解决方案和研究高级副总裁),在一个博客文章中写到:“这是真的,正如这篇文章所报道的,我们IBM有在医疗保健上下了很大赌注。但我们这样做有两个原因:1)首先,我们知道AI会在解决医疗挑战和支持医疗保健行业的工作上带来很大差异化;2)随着AI应用数量的增加,我们看到该领域中的巨大商业机会 ”。

  “至于没有让病人收益,”Kelly继续写到,“请不要理会《华尔街日报》上那些世界各地医生所叙述的内融以及那些医疗机构的公开评论,我们相信清者自清”。

  Kelly指出了五家医疗机构以及美国事务部的例子,以说明沃森肿瘤、沃森临床试验配对(Watson for Clinical Trial Matching )以及沃森基因组( Watson for Genomics )对于降低医生时间与精力并增加临床试验参与者或增加AI引擎可用的研究数据量的贡献。

  当被问及IBM的沃森肿瘤是否传达了错误的癌症治疗建议时,IBM对外关系副总裁Ed Barbini断然否认了这一点。

  Barbini表示,尽管IBM整体收入下降,而据其最近发布的第三季度收入所示认知产品的收入也比去年下降了6%,但沃森健康还是实现了增长。 他指出,由于“竞争原因”,IBM不会发布沃森健康的具体运营数据。

  Barbini承认,开发沃森健康,特别是沃森肿瘤并非易事,但它仍然是一个重要的任务。

  “这就是三年前IBM就投入其中的原因。你真的认为肿瘤相关内容会在三年就被掌握吗?”Barbini说到。“但是,让我们来看看事实。超过230家医院正在使用我们的肿瘤工具。去年我们有11次[软件]更新,而且我们的患者数量增加了一倍,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为10万。“

  本月早些时候,在任三年的沃森健康负责人Deborah DiSanzo离职,而Kelly接过了大旗。据公司发言人称,DiSanzo将继续与IBM认知解决方案战略团队合作。

  IBM一直是利用AI来支持基于证据的医疗保健医疗技术公司中最具侵略性的公司。 但据报道,最近的问题导致了一些较大的医院客户流失。

  Craft表示,沃森肿瘤部门带来了大部分的坏消息; 她认为这是因为IBM的营销部门总是承诺他们无法提供的东西。 沃森健康应该在孵化阶段停留更长时间,以可以获取更多的数据,从而真正实现为循证医学提供更好的治疗方案。

  但Craft也表示,IBM的“党派路线”(party lines)使得他们一直否认这些报道,并总是发布精选的开发合作伙伴和客户推荐书。

  “按照我的理解IBM的愿景....,就是真正走向个性化医疗。我们的目标是进入将治疗和药物与患者最佳关联起来的状态,‘’Craft表示到,“从医学角度来看,他们(IBM)会在10到15年内实现这一目标,这是我们会获得更好、更一致化和更更真实的数据——但所有这些都不会让今日的沃森取得收益”。

  因此,IBM并没有兑现销售医疗服务时做出的全部功能承诺。“他们有了失望的客户,同时也让人产生了对他们是否拥有完整的先进产品的怀疑,”Craft说到。

  其实在Craft看来,沃森AI技术并不是问题, 它只是缺乏足够的时间和具有质量的数据来让它真正成为IBM所设想的那种个性化医疗引擎。

  IDC价值医疗IT转型战略研究总监Cynthia Burghard认为,IBM“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因为他们选择了通过沃森来进入医疗这一复杂的市场。

  “沃森健康的一个挑战就是IBM过于积极地营销,这是IBM的固有特质。然后他们又选择了通过肿瘤、基因组等来交付它——这是一块难啃的骨头”,Burghard说道。

  根据Burghard所述,IBM的希望将沃森打造成软件产品,这样肿瘤学家们只需输入病人据就可获得治疗建议。 “这是他们希望的沃森健康的商业版本,但这还没有实现,”她说到。

  相反,目前IBM必须与医院客户合作,才能确保沃森的正常运行,Burghard解释道。

  “为了使其成为商业产品,IBM不应该总控制着数据。他们不应该让分析师为客户去建立模型;这些都应该让客可用,”Burghard继续说道。

  Burghard也指出,另一个问题是Watson是使用IBM开发合作伙伴MSKCC的数据进行培训的。 由于该系统是使用医院系统的数据进行培训的,因此其查询结果倾向于偏向该机构的癌症治疗,并且不像其他医院(如梅奥诊所或其他较小的医院)的数据那样具有包容性。

  虽然这可能适用于治疗相对普遍的简单癌症,但Burghard表示不同的设施会对复杂癌症提供不同的治疗方式。 而且,规模较小的医院甚至可能无法提供与其较大的区域性医院相同的治疗方案。

  由于未能实现承诺的结果,Burghard表示IBM失去了动力,并且“鉴于有这样的怀疑,除非他们有在背后真的有什么利器来对付股东,否则这些股东迟早说他们已经受够了。”

  2012年,德州大学安德森癌症中心成为了沃森肿瘤的首批试用者。 该医院使用IBM沃森超级计算机,通过将癌症患者与临床试验相匹配来加快临床决策,以期在“全球范围”改善结果。最终,在花费了6200万美元后,该癌症中心基于沃森的肿瘤专家顾问(Oncology Expert Advisor,OEA)项目从未真正开始实施,在进行了外部审计后,大学方面最终了终止了它。

  OEA系统开发的最初范围是针对于MDS白血病,但它在2013年2月扩大到针对五种类型的白血病,然后在2014年12月又加入了肺癌。

  审计显示,沃森肿瘤并不能与安德森癌症中心的EPIC电子病例记录(EMR)系统相集成,因此OEA用于白血病和肺癌的试验先使用了之前的医疗记录系统(ClinicStation)。

  2015年,癌症中心和IBM沃森便停止了主动的开发。自2016年9月1日起,IBM终止了对OEA试验系统和OEA演示系统的支持。根据审计所示,该系统从未在临床使用,也从未在该癌症中心之外进行试验。

  根据德州大学的审计,该项目停止时的IBM协议表示该系统“还没有为人类研究或临床使用做好准备,并禁止将其用于治疗患者,”除非需要对该系统进行测试和评估。

  当Computerworld询问为什么该项目失败时,安德森癌症中心通过电子邮件说:“虽然已经检查了多种方法,但目前还没有确定使用(认知计算)使患者受益的最终方法。癌症中心承诺,将继续探索数字解决化方案将如何加速将研究转化为患者的晚期癌症护理。”

  Computerworld还联系了MSKCC和梅奥诊所(Mayo Clinic),这是IBM在沃森健康方面的两个顶级开发合作伙伴,他们被引用为培训沃森并将其用于临床试验匹配的成功案例。

  自2014年开始,沃森在梅奥诊所的工作是筛选数千项医学研究,以确保更多患者准确地匹配到临床试验。 (IBM曾表示梅奥诊所乳腺癌临床试验的参与率快速上升。)

  相关方面从未对梅奥诊所有效性做出置评的要求进行回应,梅奥诊所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曾多次联系沃森项目的负责人,但从未成功过。

  MSKCC发言人曾向IBM提出了问题,指出IBM直接从其客户那里获得了关于沃森肿瘤的反馈,而医院用其数据训练沃森的AI,“我们没有在这里使用它。”

  IBM早期吹捧的另一家诊所是Highlands Oncology Group(HOG),该诊所参与了IBM沃森的可行性研究,以提高临床试验匹配的效率和准确性。 HOG位于阿肯色州东北部,拥有分布在三个地点的15名医生和310名工作人员; 该设施的试点项目持续了16周,并使用了肺癌和乳腺癌患者的2620次就诊数据。

  在最初的预筛选测试中,HOG临床试验小组花了1小时50分钟来对90名患者进行了三轮乳腺癌筛查。 而当使用沃森的临床试验匹配平台时,该工作仅需要24分钟。 “这意味着86分钟或78%的时间显着减少,”HOG在一份声明中说到。

  Computerworld向HOG询问了关于沃森试验的情况,并具体询问试点期间是否存在任何问题; HOG的医疗主任表示,该诊所已经与IBM签署了保密协议,不允许发布任何信息。

  “因此,IBM沃森将会亲自为你说明他们遇到的问题和障碍,”一位HOG发言人通过电子邮件写道。

  2015年,IBM收购了医疗保健数据分析公司Explorys和患者沟通服务公司Phytel,收购金额未公开。 2016年,IBM以26亿美元收购了Truvan Health Analytics。在完成所有三项收购后,IBM开始吹嘘其IBM沃森云为“世界上最大和最多样化的健康相关数据集之一,并从收购的三家医疗公司获得大约3亿患者的生命健康数据。”

  “在被收购前,他们都拥有充分的权利,是非常成功的公司,并有着忠诚的客户,我认为IBM会想:‘我们应该购买它们,并投入些AI从而在市场中引发风暴‘”,Burghard说道,“据我所知,这并没有发生”。

  至少其中的一笔收购:被Kelly称之为将保险供应商数据移动到沃森健康平台上的关键的Truvan,将通过混合云来提供。

  10月下旬,IBM宣布通过首先从保险支付系统数据转移开始,逐渐为沃森推出新的混合云模型。 因此,Truvan将成为关键。

  “他们(Truvan)在付款人领域非常重要,”Kelly说到。 “我们会处理付款人索赔问题并且我们会有付款人记录。因此,在州或医院中的某个程序中需要花费多少钱将是一个非常丰富的数据集,我们可以应用AI来大幅降低成本。”

  Kelly表示,一旦付款人数据转移到混合云后,通过收购Explorys获得的电子病历(EMR)系统便会紧随其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TAG标签: ibm沃森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