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体育在线投注_mobile.365-848.com-365bet官网手机版
做最好的网站

血都 第四节|魔幻现实主义|梦境派文学|连载

2019-06-16 01:09 来源:未知

  他们来到一座高楼,楼道脏乱不堪,这栋楼似乎没有尽头,他很费力地走上阶梯,他很累,汗流浃背。

  “不走就得死!要死死远点!不想死就快点给我走!”她拽着绳子,方珩不得不继续上楼。

  终于来到顶楼,屋子里面有张沙发,他深深陷进柔软的皮革弹簧中,女孩扔下绳子,来到阳台,谨慎地观察周围情况,没有火光。

  许久,他缓缓地站起身,依靠微弱的光线,他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她闭合的眼睛。她似乎真的睡着了,他不能贸然行动,他必须确认自己的判断。黑暗中,他犹如一只正要进攻的狮子。

  他轻轻地拿走女孩的弓箭,女孩换了个姿势,她的手伸到他看不见的地方,一把削铁如泥的匕首藏在其间。他取出一支箭,锋利的箭头可以轻易杀死面前熟睡的女孩。他双手握着箭身举在头顶,蓄着力量,她的生命掌握在他的手中。

  她还是个孩子,他突然想到。他的力量顿然全无。他放下手中的箭,无奈地看着她,靠着沙发一角,他很想去回忆一些墙外的事情,但他的身子已经累到了极限,很快就沉沉地睡着了。这时,女孩睁开了眼,将匕首收至腰间,再度闭上眼睛。

  阳光射向他的脸庞,他感觉没有睡多久。这个鬼地方竟然还有太阳,这是他醒来想到的第一句话。他的胃微微地疼痛,如果有个甜面包和一杯热咖啡,这个早晨就惬意了。他皱着眉头,需要一根烟,一根令人安静的香烟。他摸遍口袋,然后意识到好东西遗忘在车里,能在商店买到的东西总是会被人遗忘,即使无比重要。他闭着眼睛,无比深刻地感受饥饿和精神的需求。这是赎罪吗?他有些相信这样的无稽之谈了。

  他闻到一股香味,似曾相识,女孩将早饭送到他的面前,是一块金黄的肉,插在一根钢筋上。

  他的胃咕噜咕噜地抗议着饥饿,忙伸手接来肉,顾不得烫手咬了一口,他觉得肉怪怪的,问:“这是什么肉?”

  “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做!求求你,不要再吃这种东西了!”他歇斯底里地冲她怒吼。

  她放下肉,静静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有罪的人才会进入血都,你又何必自诩自己道德的高尚呢?”

  他捂着脸,镇静了,说:“我们是人,不是野兽!这是做人的底线!我们吃大米照样能活!吃牛吃羊为什么一定要吃这种东西!”

  “你看到大米,看见牛羊了吗?血都外围根本没有那些东西!一块耕地、一个牧场都没有!”女孩坐在他面前说。

  他的记忆被翻阅出来,他睁大的眼睛似乎不能相信一个事实,但他立即打消了这种对自己不利的想法,说:“外面的野草也是可以吃的!”

  “就算死,我也不吃!没有耕地,可以开垦!没有牧场,可以建造!”他绑着的双手指着地面,见她没有反应,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阳台,指着楼下的道路,说:“打碎混凝土,下面就是土地,将种子种下去,食物就会长出来!”

  “你根本不知道血都的规则!”她从腰部拿出刀,走向方珩。难道她要杀我?他想也许这就是血都的规则,反正自己是求死的人,无所谓是否自己动手。

  他苦笑着闭上眼睛。没想到会死在这种鬼地方,不知道死了之后会被谁吃掉,他这样想着。

  女孩举起刀,砍了下去,切断了绳子,他的双手自由了。她在房间角落拿出一把生锈的斧头,递给他:“跟我来。”

  他跟着女孩来到楼下,她说:“如果你能砸出土地,我就答应你不再吃那种肉!”

  也许他能救赎这个女孩。可笑,谁来救赎自己呢?他双手举起斧头,砸在地面上,一股反冲的力振得手麻,而坚硬的混凝土地面没有丝毫变化。他咬着牙,握紧了斧头,再次高举,用尽浑身力道狠狠地再次砸了下去,他虎口破裂,鲜血缓慢地留下,地面砸出了一道缝隙。他看到成果微笑了,然后微笑凝固,他看见裂缝瞬间“愈合”。他感觉不可思议。

  “你不能死!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她引着路,走了很久,太阳已经到了天空的另一边。

TAG标签: 感觉主义文学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